礼记原文及翻译(32)

时间:2021-04-23 19:32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礼记原文及翻译(32)

【原文】

  《诗》曰:"衣绵尚①。"恶其文之著也,故君子之道,暗然②而日章;小人之道,的然③而日亡。君子之道,淡而不厌,简而文,温而理。知远之近,知风之自,知微之显,可与入德矣。《诗》云:"潜虽伏矣,亦孔之昭④。"故君子内省不疚,无恶于志。君子之所不可及者,其唯人之所不见乎。《诗》云:"相在尔室,尚不愧于屋漏⑤。"故君子不动而敬,不言而信。《诗》曰:"奏假无言,时靡有争⑥。"是故君子不赏而民劝,不怒而民威于鈇钺⑦。《诗》曰:"不显惟德,百辟其刑之⑧。"礼记原文及翻译(32)是故君子笃恭而天下平。《诗》曰:"予怀明德,不大声以色⑨。"子曰:"声色之于以化民,末也。"《诗》曰:"德輶如毛⑩。"毛犹有伦。"上天之载,无声无臭",至矣!

  【注释】

  ①衣锦尚:出自《诗经·卫风·硕人》。衣,用作动词,穿衣之意。锦,有花纹装饰物的衣服。尚,添加之意。,与"迥"同音,与"裟"同,指的是用麻布做成的外衣。

  ②暗然:隐蔽起来,避免外露。

  ③的然:指的是鲜艳显著的意思。的,与"地"同音。

  ④潜虽伏矣,亦孔之昭:出自《诗经·小雅·正月》。孔,很、特别之意。昭,明显、显眼之意。

  ⑤相在尔室,尚不愧于屋漏:出自《诗经·大雅·抑》。相,观看、查看。不愧于屋漏,指人光明磊落,不做坏事,不愧对神灵。屋漏,古代房屋西北角,专为神灵空出。代指神明。

  ⑥奏假无言,时靡有争:出自《诗经·商颂·烈祖》。奏,贡献、敬献之意。假,与"格"通假,与神灵相沟通、对话。靡,无。

  ⑦鈇钺:在古代执行法令时使用的大斧。

  ⑧不显惟德,百辟其刑之:出自《诗经·周颂·烈文》。不显,与前同,大显之意。辟,指称诸侯。刑,与"型"通假,典范、效仿之意。

  ⑨予怀明德,不大声以色:出自《诗经·大雅·皇矣》。声,发号施令。色,专指容貌。

  ⑩德輶如毛:出自《诗经·大雅·杰民》。輶,与"有"同音,古代一种轻型的小车,这里有轻的意思。

  伦:比。

  上天之载,无声无臭:出自《诗经·大雅·文王》。臭,与"袖"同音,指气味、味道。

  【译文】

  《诗经》上说:"内穿锦缎,外罩麻衣。"这是讨厌锦缎衣服的花纹太艳丽了。因此,君子的道,暗淡无光但日见彰显;小人的道,鲜艳显著但日趋灭亡。君子的道,平淡但不令人厌恶,简约但文彩熠熠,温和但有条理。知道远是从近开始,知道教化是来自哪里,知道微弱的会变得显著,这样就可进入到圣人的德性行列中去了。《诗经》上说:"尽管潜藏隐匿在水下,仍然清晰可见。"因此,君子内心省察自己而不感到内疚,无愧于心。别人不及君子的原因,大概是君子在人看不到的地方也能严格要求自己。《诗经》上说:"看你独自一人在室,应当无愧于神灵。"所以,君子即使没有行动也能表现出他的恭敬态度,即使没有言谈也能表现出他的忠诚。《诗经》上说:"默默祈祷,不再有争执。"因此,君子不用赏赐,百姓就会受到勉励,不用发怒,百姓就会比看到鈇钺还要畏惧。《诗经》上说:"让上天的德性大放光彩,凡诸侯都来实行。"因此,君子忠厚恭敬天下就会太平。《诗经》上说:"我怀念文王的美德,但不声张宣扬。"孔子说:"用声张宣扬来感化百姓,这是最不根本的啊!"《诗经》上说:"德性犹如羽毛。"但羽毛仍是可比的。"上天所承载的道,无声无味",这才是最高的境界啊!

  【评析】

  《中庸》因本篇主要内容是讲中庸之道,故名。郑玄《目录》曰:"名曰‘中庸’者,以其记中和之为用也。庸,用也。孔子之孙子思极作之,以昭明圣祖之德。此于《别录》属通论。"

  何为"中庸"?中庸之义主要指折中、适当、不走极端。中庸即以中为用、取用其中的意思。如孔子反对过头或不及:"过犹不及","乐而不淫,哀而不伤";主张执中、中行:"允执厥中","不得中行而与之,必也狂捐乎";力戒片面:"我叩其两端而竭焉"。《礼记·中庸》本此而作,但发挥中庸思想不全符合孔子本意。孔子中庸思想的社会实践标准是礼义,如非礼不得视、听、言、动,"恭而不礼则劳,慎而无礼则葱,勇而无礼则乱,直而无才则绞","礼乐不兴,则刑法不中","无适也,无莫也,义之与比"等。

  《中庸》一篇计3593字,主要阐述"中庸"之道和"诚"的观念。《中庸》第一章首先提出了性、道、教、中、和的概念及其相互关系。性即天命。郑玄曰:"天命,谓天所命生人者也,是谓性命。"也就是天所赋予人的秉性。遵循天所赋予人的秉性而为就是道,修明此道而加以推广就是教,道是不能须臾离开的。人们喜怒哀乐的感情未曾发生叫中,喜怒哀乐的感情表现出来叫和。中是天下的最大根本,和是天下的普遍规律,只有达到了中和,天地就各正其位,力物发育生长。此章所说是全篇的纲领,第二章至第十一章,子思引用孔子言论,进一步阐述首章之义。朱熹说:"此下十章,皆论中庸以释首章之义。文虽不属,而意实相承也。变和言庸者,游氏曰:‘以性情言之,则曰中和,以德行言之,则曰中庸是也。’然中庸之中,实兼中和之义。"自"君子之道费而隐"至"察乎天地"是第十二章,自"子曰道不远人"至"刚柔必强"是第十三章至第二十章,这是第二部分。第十二章说君子之道广大精微,发端于夫妇而昭著于天地。后八章又引孔子言论加以阐释。故朱熹说:"子思之言,盖以申明首章道不可离之意也。其下八章,杂引孔子之言以明之。""自诚明,谓之性;自明诚,谓之教。诚则明矣,明则诚矣。"这是第二十一章。自"唯天下至诚"至篇末,是第二十二章至第三十三章。这是第三部分。第二十一章在孔子论述的基础上,指出"诚"的概念有两种:一是出于天性,二是教而得之。前者是圣人,后者是贤人。郑玄曰:"自,由也。由至诚而有明德,是圣人之胜者也。由明德而有至诚,是贤人学以知之也。有至诚则必有明德,有明德则必有至诚。"后十二章又反复论述第十二章之义。

  礼记·大学

  大学之道①,在明明德②,在亲民③,在止于至善。知止④而后有定,定而后能静,静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⑤。物有本末,事有终始。知所先后,则近道矣。

  【注释】

  ①大学之道:大学的宗旨,大学的最终目的。大学,在古代其含义有两种:"博学"之意;与"小学"相对的"大人之学"。古代儿童八岁上小学,主要学习"洒扫、应对、进退、礼乐射御书数"之类的文化课和基本的礼节。十五岁后可进入大学,开始学习伦理、政治、哲学等"穷理正心,修己治人"的学问。两种含义虽有明显的区别之处,但都有"博学"之意。道,本指道路,在这里指的是在学习政治、哲学时所掌握的规律和原则。

  ②明明:第一个"明"是动词,彰显、发扬之意;第二个"明"是形容词,含有高尚、光辉的意思。

  ③亲民:一说是"新民",使人弃旧图新,弃恶扬善。引导、教化人民之意。

  ④知止:明确目标所在。

  ⑤得:得到成果。

  【译文】

  大学的宗旨,在于弘扬光明正大的品德,在于使人弃旧向新,在于使人的道德达到最完善的境界。知道应达到的境界才能够确定志向,志向确定才能够心静不乱,心静不乱才能神思安稳,神思安稳才能思虑周详,思虑同详才能有所收获。每样东西都有根本、枝末,每件事情都有开始、终结。知道了这本末始终的程序,就接近事物发展的规律了。

  【原文】

 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,先治其国。欲治其国者,先齐其家①。欲齐其家者,先修其身②。欲修其身者,先正其心。欲正其心者,先诚其意。欲诚其意者,先致其知③。致知在格物④。物格而后知至,知至而后意诚,意诚而后心正,心正而后身修,身修而后家齐,家齐而后国治,国治而后天下平。自天子以至于庶人,壹是皆以修身为本⑤。其本乱而末⑥治者否矣。其所厚者薄,而其所薄者厚⑦,未之有也⑧。此谓知本,此谓知之至也。

  【注释】

  ①齐其家:将自己家庭或家族的事务安排管理得井井有条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谐,家业繁荣的意思。

  ②修其身:锻造、修炼自己的品行和人格。

  ③致其知:让自己得到知识和智慧。

  ④格物:研究、认识世间万物。

  ⑤壹是:全部、都是之意。本:本源、根本。

  ⑥末:与"本"相对,末节之意。

  ⑦厚者薄:该厚待的却怠慢。薄者厚:该怠慢的反倒厚待。

  ⑧未之有也:宾语前置句,"未有之也"。是说还不曾有过这样的做法或是事情。

  【译文】

  在古代,意欲将高尚的德性弘扬于天下的人,则先要治理好自己的国家。意欲治理好自己国家的人,则先要调整好自己的家庭。意欲调整好自己家庭的人,则先要修养好自身的品德。意欲修养好自身品德的人,则先要端正自己的心意。意欲端正自己心意的人,则先要使自己的意念真诚。意欲使自己意念真诚的人,则先要获取知识。获取知识的途径则在于探究事理。探究事理后才能获得正确认识,认识正确后才能意念真诚,意念真诚后才能端正心意,心意端正后才能修养好品德,品德修养好后才能调整好家族,家族调整好后才能治理好国家,国家治理好后才能使天下太平。从天子到普通百姓,都要把修养品德作为根本。人的根本败坏了,末节反倒能调理好,这是不可能的。正像我厚待他人,他人反而慢待我。我慢待他人,他人反而厚待我这样的事情,还未曾有过。这就叫知道了根本,这就是认知的最高境界。

  【原文】

  所谓诚其意①者,毋②自欺也。如恶恶臭③,如好好色④,此之谓自谦⑤。故君子必慎其独⑥也。小人闲居⑦为不善,无所不至,见君子而后厌然⑧,掩⑨其不善而著⑩其善。人之视己,发见其肺肝然,则何益矣。此谓诚于中,形于外,故君子必慎其独也。曾子曰:"十目所视,十手所指,其严乎!"富润屋,德润身,心广体胖,故君子必诚其意。

  【注释】

  ①诚其意:指意念真诚。

  ②毋:不要。

  ③恶恶臭:指的是讨厌恶臭的气味。第一个"恶"与"误"同音。

  ④好好色:喜爱容貌出众的女子。第一个"好"与"号"同音。

  ⑤谦:心满意足。

  ⑥慎其独:在独处时要慎重。

  ⑦闲居:单独在家中。

  ⑧厌然:遮遮掩掩、躲避之意。

  ⑨掩:隐藏之意。

  ⑩著:彰显出来。

  中:指内心。外:指外表。

  润屋:装饰住所。

  润身:修炼自己。

  心广体胖:心胸宽广,身体舒适。胖,与"盘"同音,舒适之意。

  【译文】

  所谓意念真诚,就是说不要自己欺骗自己。就像厌恶难闻的气味,喜爱好看的女子,这就是求得自己的心满意足。所以君子在独处时一定要慎重。小人单独在家闲居时什么坏事都可以做出来。当他们看到君子后,才会遮掩躲闪,藏匿他们的不良行为,表面上装作善良恭顺。别人看到你,就像能见到你的五脏六腑那样透彻,装模作样会有什么好处呢?这就是所说的心里是什么样的,会显露在外表上。因此,君子在独处的时候一定要慎重。曾子说:"一个人被众人注视,被众人指责,这是很可怕的啊!"富能使房屋华丽,德能使人品德高尚,心胸宽广,能体态安适,所以,君子一定要意念真诚。

  

【原文】

  《诗》云:"瞻彼淇澳,菉竹猗猗。有斐君子,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。瑟兮兮,赫兮暄兮。有斐君子,终不可谊兮①。""如切如磋"者,道②学也。"如琢如磨"者,自修也。"瑟兮侗兮"者,恂栗③也。"赫兮喧兮"者,威仪也。"有斐君子,终不可菉兮"者,道盛德至善,民之不能忘也。《诗》云:"於戏前王不忘④!"君子贤其贤而亲其亲,小人乐其乐而利其利。此以没世不忘也⑤。《康诰》⑥曰:"克⑦明德。"《大甲》⑧曰:"顾諟天之明命⑨。"《帝典》⑩曰:"克明峻德。"皆自明也。汤之《盘铭》曰:"苟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。"《康诰》曰:"作新民。"《诗》曰:"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"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。《诗》云:"邦畿千里,惟民所止。"《诗》云:"缗蛮黄鸟,止于丘隅。"子曰:"于止,知其所止,可以人而不如鸟乎?"《诗》云:"穆穆文王,於缉熙敬止!"为人君,止于仁;为人臣,止于敬;为人子,止于孝;为人父,止于慈;与国人交,止于信。子曰:"听讼,吾犹人也,必也使无讼乎。"无情者不得尽其辞,大畏民志。此谓知本。

  【注释】

  ①瞻彼淇澳……终不可谊兮:出自《诗经·卫风·淇澳》。淇,古代的水名,在今河南北部。澳,与"玉"同音,水边之意。斐,才华、文采之意。

  ②道:说、谈论。

  ③恂栗:惊恐、畏惧之意。

  ④於戏前王不忘:出自《诗经·周颂·烈文》。於戏,与"呜呼"同音,感叹词。前王,指的是周文王和周武王。

  ⑤此以:所以。没世:过世之意。

  ⑥《康诰》:《尚书·周书》中的一篇。

  ⑦克:能够。

  ⑧《大甲》:即《太甲》,是《尚书·商书》中的一篇。

  ⑨顾:顾念之意。諟:此。明命:坦荡正义的禀性。

  ⑩《帝典》:即《尧典》,是《尚书·虞书》中的一篇。

  克明峻德:《尧典》原句为"克明俊德"。俊,与"峻"通假,是崇高之意。

  汤之《盘铭》:汤,历史上的商汤。盘铭:刻在金属器皿警示语言或是箴言。这里的金属器皿指的是商汤的洗澡盆。

  苟:假如。新:本义指洗澡时除去身上污浊的东西,清洁身体,在这里是精神层面的弃旧革新。

  作:激发。新民:使民新的意思,弃旧从新,弃恶从善。

  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:出自《诗经·大雅·文王》。旧邦,旧有的国家。其命,在这里指周朝所秉承的天命。维,助词,无意义。

  极:完善、极致。

  邦畿千里,惟民所止:出自《诗经·商颂·玄鸟》。指都城和周边地区。邦畿,畿,与"及"同音。止,停止、栖息,在这里是居住之意。

  缗蛮黄鸟,止于丘隅:出自《诗经·小雅·绵蛮》。缗蛮,鸟叫声。隅,角落,此指山丘。止,栖息。

  穆穆文王,於缉熙敬止:引自《诗经·大雅·文王》。穆穆,雍容庄重的样子。於,与"误"同音,感叹词。缉,接着。熙,光明、光亮。止,助词,无意义。

  无情者:有违实情的人。辞:花言巧语。民志:指民心。

  【译文】

  《诗经》上说:"看那弯弯的淇水岸边,绿竹苍郁。那文质彬彬的君子,像切磋骨器、琢磨玉器那样治学修身。他庄重威严,光明显耀。那文质彬彬的君子啊,令人难以忘记!"所谓"像切磋骨器",是说治学之道;所谓"像琢磨玉器",是说自身的品德修养;所谓"庄重威严",是说君子谦逊谨慎;所谓"光明显耀",是说君子仪表的威严;"那文质彬彬的君子啊,令人难以忘记",是说君子的品德完美,达到了最高境界的善,百姓自然不会忘记他。《诗经》上说:"哎呀,先前的贤王不会被人忘记。"后世君子,尊前代贤王之所尊,亲前代贤王之所亲,后代百姓因先前贤王而享安乐,获收益。这样前代贤王虽过世而不会被人遗忘。《尚书·周书》中的《康诰》篇上说:"能够弘扬美德。"《尚书·商书》中的《太甲》篇中说:"思念上天的高尚品德。"《尚书·虞书》的中《帝典》篇中说:"能够弘扬崇高的德性。"这些都是说要自己发扬美德。商汤的《盘铭》上说:"如果一日洗刷干净了,就应该天天洗净,不间断。"《康诰》篇上说:"劝勉人们自新。"《诗经》上说:"周朝虽是旧国,但文王承受天命是新的。"因此,君子处处都要追求至善的境界。《诗经》上说:"京城方圆千里,都为百姓居住。"《诗经》上说:"啁啾鸣叫的黄莺,栖息在多树的山丘上。"孔子说:"啊呀,黄莺都知道自己的栖息之处,难道人反而不如鸟吗?"《诗经》上说:"仪态端庄美好的文王啊,他德性高尚,使人无不仰慕。"身为国君,当努力施仁政;身为下臣,当尊敬君主;身为人之子,当孝顺父母;身为人之父,当慈爱为怀;与国人交往,应当诚实,有信用。孔子说:"审断争讼,我的能力与他人一般无二,但我力争使争讼根本就不发生。"违背实情的人,不能尽狡辩之能事,使民心敬畏。这叫做知道什么是根本。

  【原文】

  所谓修身①在正其心者:身有所忿懥②,则不得其正;有所恐惧,则不得其正;有所好乐,则不得其正;有所忧患,则不得其正。心不在焉,视而不见,听而不闻,食而不知其味。此谓修身在正其心。

  【注释】

  ①修身:指的是修养良好的品德。

  ②忿懥:愤怒之意。懥,与"至"同音。

  【译文】

  所谓修养良好的品德要先端正自心,是因为心有愤怒,就不能够端正;心有恐惧,就不能够端正;心有偏好,就不能够端正;心有忧虑,就不能够端正。心思被不端正念头所困扰,就会心不在焉;虽然在看,但却看不明了;虽然在听,但却像没有听见一样;虽然在吃东西,但却不知道食物的滋味。这就是说,修身必须要先端正自心。

  【原文】

  所谓齐其家在修其身者,人之①其所亲爱而辟②焉,之其所贱恶而辟焉,之其所畏敬而辟焉,之其所哀矜③而辟焉,之其所敖惰④而辟焉。故好而知其恶,恶而知其美者,天下鲜矣。故谚有之曰:"人莫知其子之恶,莫知其苗之硕。"此谓身不修,不可以齐其家。

  【注释】

  ①之:"对于"之意。

  ②辟:亲近、偏爱之意。

  ③哀矜:同情、怜悯之意。

  ④敖:轻视。惰:懈怠。

  【译文】

  所谓治好自家在于先修养自己,是因为人们会有种种情感和认识偏差:对于自己所亲爱的人,往往会过分偏爱;对于自己轻贱和厌恶的人,往往会过分轻贱、厌恶;对于自己敬畏的人,往往会过分敬畏;对于自己同情的人,往往会过分同情;对于自己轻视和怠慢的人,往往会过分轻视和怠慢。因此,喜爱某人同时又知道那人的缺点,厌恶某人同时又知道那人的优点,这种人天下很少见了。所以俗话有这种说法:"由于溺爱,人不知道自己孩子的过失;由于贪得,人看不到自己庄稼的茁壮。"这就是不修养自身就不能治好自家的道理。

  【原文】

  所谓治国必先齐其家者,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,无之。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于国。孝者所以事君也,弟①者所以事长也,慈②者所以使众也。《康诰》曰:"如保赤子③。"心诚求之,虽不中④,不远矣。未有学养子而后嫁者也。一家仁,一国兴仁;一家让,一国兴让;一人贪戾,一国作乱。其机⑤如此。此谓一言偾⑥事,一人定国。尧舜⑦率⑧天下以仁,而民从之。桀纣⑨率天下以暴,而民从之。其所令反其所好,而民不从。是故君子有诸己,而后求诸人;无诸己,而后非诸⑩人。所藏乎身不恕,而能喻诸人者,未之有也。故治国在齐其家。《诗》云:"桃之夭夭,其叶蓁蓁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人。"宜其家人,而后可以教国人。《诗》云:"宜兄宜弟。"宜兄宜弟,而后可以教国人。《诗》云:"其仪不忒,正是四国。"其为父子兄弟足法,而后民法之也。此谓治国在齐其家。

  【注释】

  ①弟:与"悌"通假,指弟弟对哥哥要尊重服从。

  ②慈:长辈对晚辈的仁爱。

  ③如保赤子:出自《尚书·周书·康诰》。如,与"若"同,好像。指的是作为国君保护老白姓就要像保护自己的婴儿一样。

  ④中:与"重"同音,指的是达到预期的目标。

  ⑤机:古代弓箭上的机关,这里指的是关键。

  ⑥偾:与"奋"同音,败坏之意。

  ⑦尧舜:古代仁君的代表。

  ⑧率:带领、领导。

  ⑨桀纣:桀,与"杰"同音。夏代的最后一位君主,残暴至极。纣:商代的最后一位君主。两人与尧舜相对,是古代暴君的代表。

  ⑩诸:"之于"的合音词。

  恕:恕道之意。孔子曾说:"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"就是指自己不想做的,也不要让别人去做,这种推己及人的品德就是儒家所提倡的恕道。

  喻:知晓、明白。

  桃之夭夭……宜其家人:出自《诗经·周南·桃夭》。夭夭,鲜美的样子。蓁蓁,与"真"同音,浓密茂盛的样子。之子,与"之女子于归"同,是说女子出嫁。

  宜兄宜弟:出自《诗经·小雅·蓼萧》。是尊敬兄长、爱护兄弟之意。

  其仪不忒,正是四国:出自《诗经·曹风·鸤鸠》。仪,仪容。忒,差错。

  【译文】

  要治理好国家,必须先要调整好自己的家族,因为不能教育好自己家族的人反而能教育好一国之民,这是从来不会有的事情。所以,君子不出家门而能施教于国民。孝顺,是侍奉君主的原则;尊兄,是侍奉长官的原则;仁慈,是控制民众的原则。《康诰》中说:"像爱护婴儿那样。"诚心诚意去爱护,即便不能达到预期的目标,也相差不远。不曾有过先学养育孩子再出嫁的人呀!一家仁爱相亲,一国就会仁爱成风;一家谦让相敬,一国就会谦让成风;一人贪婪暴戾,一国就会大乱——它们的关键就在于此。这就叫做一句话可以败坏大事,一个人可以决定国家。尧、舜用仁政统治天下,百姓就跟从他们实施仁爱。桀、纣用暴政统治天下,百姓就跟从他们残暴不仁。他们命令大家做的,与他自己所喜爱的凶暴相反,因此百姓不服从;君子要求自己具有品德后再要求他人,自己先不做坏事,然后再要求他人不做。自己藏有不合"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"这一恕道的行为,却能使他人明白恕道,这是不会有的事情。因此,国家的治理,在于先调整好家族。《诗经》上说:"桃花绚烂,枝繁;姑娘出嫁,合家欢快。"只有合家相亲和睦后,才能够调教一国之民。《诗经》上说:"尊兄爱弟。"兄弟相处和睦后,才可以调教一国的人民。《诗经》上说:"他的仪容没有差错,成为四方之国的准则。"能使父亲、儿子、兄长、弟弟各谋其位,百姓才能效法。这就叫做治理好国家首先要调整好家族。

  【原文】

  所谓平天下在治其国者,上老老①而民兴孝,上长长②而民兴弟,上恤孤而民不倍③。是以君子有絜矩之道④也。所恶于上,毋以使下;所恶于下,毋以事上;所恶于前,毋以先后;所恶于后,毋以从前;所恶于右,毋以交于左;所恶于左,毋以交于右。此之谓絜矩之道。《诗》云:"乐只君子,民之父母⑤。"民之所好好之,民之所恶恶之,此之谓民之父母。《诗》云:"节彼南山,维石岩岩。赫赫师尹,民具尔瞻⑥。"有国者不可以不慎,辟则为天下僇⑦矣。《诗》云:"殷之未丧师,克配上帝。仪监于殷,峻命不易⑧。"道得众则得国,失众则失国。

  【注释】

  ①老老:尊敬老人之意。第一个"老"是动词,指的是把老人当做老人看待的意思。

  ②长长:敬重长辈之意。与"老老"的结构相同。

  ③恤:体恤怜爱之意。孤:指的是幼年丧父的孤儿。倍:与"背"通假,背离、背叛之意。

  ④絜矩之道:是儒家的伦理思想,指一言一行要有模范作用。絜,度量之意。矩,画矩形所用的尺子,是规则、法度之意。

  ⑤乐只君子,民之父母:出自《诗经·小雅·南山有台》。乐,欢快、喜悦之意。只,助词,无意义。

  ⑥节彼南山……民具尔瞻:出自《诗经·小雅·节南山》。节,高耸的样子。岩岩,险峻之意。师尹,指的是太师尹氏,太师是周代的三公之一。瞻,瞻仰、仰视之意。

  ⑦僇:与"戮"通假,杀戮之意。

  ⑧殷之未丧师……峻命不易:出自《诗经·大雅·文王》。师,人民大众。配,与……相符。仪,应该。监,警戒,鉴戒。峻,大。

  【译文】

  要平定天下,先要治理好自己的国家。因为居上位的人敬重老人,百姓就会敬重老人;居上位的人敬重兄长,百姓就会敬重兄长;居上位的人怜爱孤小,百姓就不会背离信义。所以,君子的言行具有模范作用。厌恶上级的所作所为,就不要用同样的做法对待下级;厌恶下级的所作所为,就不要用同样的做法对待上级;厌恶在我之前的人的所作所为,就不要用同样的做法对待在我之后的人;厌恶在我之后的人的所作所为,就不要用同样的做法对待在我之前的人;厌恶在我右边的人的所作所为,就不要用同样的方法,与我左侧的人交往;厌恶在我左边的人的所作所为,就不要用同样的方法与我右侧的人交往。这就是所说的模范作用。《诗经》上说:"快乐啊国君,你是百姓的父母。"百姓喜爱的,他就喜爱,百姓厌恶的,他就厌恶,这就是所说的百姓的父母。《诗经》上说:"高高的南山啊,重峦叠嶂。光耀显赫的尹太师啊,众人都把你仰望。"统治国家的人不能不谨慎,出了差错就会被天下百姓杀掉。《诗经》上说:"殷朝没有丧失民众时,能够与上天的意旨相配合。应以殷朝的覆亡为鉴,天命得来不易啊。"这就是说:得到民众的拥护,就会得到国家;失去民众的拥护,就会失去国家。

  【原文】

  是故君子先慎乎德。有德此①有人,有人此有土,有土此有财,有财此有用。德者本也,财者末也。外本内末,争民施夺②。是故财聚则民散,财散则民聚。是故言悖③而出者,亦悖而入;货悖而入者,亦悖而出。《康诰》曰:"惟命不于常。"道善则得之,不善则失之矣。《楚书》曰:"楚国无以为宝,惟善以为宝④。"舅犯⑤曰:"亡人无以为宝,仁亲以为宝⑥。"

  【注释】

  ①此:才。

  ②争民:民众互相争斗之意。施夺:抢夺财富。

  ③悖:逆、反。

  ④楚国无以为宝,惟善以为宝:出自《楚书》。《楚书》是楚昭王时编写的史书,后世史书中对此也有记载。王孙圉受楚昭王之命出使晋国。晋国赵简子问楚国珍宝美玉之事。王孙圉回应说:楚国从来不把美玉当珍宝,而只是将那些和观射父一样的大臣看作珍宝。

  ⑤舅犯:晋文公重耳的舅舅,名狐偃,字子犯。

  ⑥亡人无以为宝,仁亲以为宝:亡人,逃亡之人,特指重耳。子犯对重耳说这些话的历史情形是,晋僖公四年,晋献公因听信谗言,逼迫太子申自缢而死。重耳避难逃亡在狄国时,晋献公逝世。秦穆公派人劝重耳回国执政。子犯得知此事,认为不能回去,随即对重耳说了下面的话。

  【译文】

  所以,君子应该谨慎地修养德性。具备了德性才能获得民众,有了民众才会有国土,有了国土才会有财富,有了财富才能享用。德性为根本,财富为末端。如若本末倒置,民众就会互相争斗、抢夺。因此,财富聚集在国君手中,就可以使百姓离散;财富疏散给百姓,百姓就会聚在国君身边。所以你用不合情理的言语说别人,别人也会用不合情理的言语说你;用不合情理的方法获取的财富,也会被人用不合情理的方法夺走。《康诰》上说:"天命不是始终如一的。"德性好的就会得天命,德性不好的就会失掉天命。《楚书》上说:"楚国没有什么可以当做珍宝的,只是把德性当做珍宝。"舅犯说:"流亡的人没有什么可以当做珍宝的,只是把挚爱亲人当做珍宝。"

  【原文】

  《秦誓》①曰:"若有一个臣,断断②兮无他技,其心休休③焉,其如有容④焉。人之有技,若己有之;人之彦圣⑤,其心好之,不啻⑥若自其口出。实能容之,以能保我子孙黎民,尚亦有利哉!人之有技,娼疾以恶之;人之彦圣,而违⑦之俾⑧不通。实不能容,以不能保我子孙黎民,亦曰殆哉!"唯仁人放流⑨之,迸诸四夷⑩,不与同中国。此谓唯仁人为能爱人,能恶人。见贤而不能举,举而不能先,命也;见不善而不能退,退而不能远,过也。好人之所恶,恶人之所好,是谓拂人之性,灾必逮夫身。是故君子有大道,必忠信以得之,骄泰以失之。

  【注释】

  ①《秦誓》:《尚书·周书》中的一篇。

  ②断断:心地诚实之意。

  ③休休:胸怀宽广之意。

  ④有容:指能够包容人。

  ⑤彦圣:德才兼备之意。彦,美好。圣,开明。

  ⑥不啻:不只是。啻,与"特"同音。

  ⑦违,阻碍之意。

  ⑧俾:使得。

  ⑨放流:流放。

  ⑩迸:与"屏"同,驱逐之意。四夷:东、南、西、北各方之夷。夷,古代东方的百姓。

  中国,指的是国家的中心地区。

  命:是"慢"之误字,轻慢之意。

  逮:等到,降临之意。夫:助词,无意义。

  骄泰:放肆骄奢。

  【译文】

  《尚书·周书》中的《秦誓》上说:"如果有这样一个大臣,他虽没有什么才能,但心地诚实胸怀宽广,能够容纳他人。别人有才能,如同他自己有一样;别人德才兼备,他诚心诚意喜欢,不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。能够留用这人,便能够保护我的子孙百姓,这对百姓是多么有利啊!如果别人有才能,就嫉妒厌恶;别人德才兼备,就阻拦使他不能施展才干。不能留用这样的人,他不能保护我的子孙百姓,这种人也实在是危险啊!"只有仁德的人能把这种嫉妒贤人的人流放,驱逐到边远地区,使他们不能同位中国。这叫做只有仁德的人能够爱人,能够恨人。看到贤人而不举荐,举荐了但不尽快使用,这是怠慢;看到不好的人却不能摒弃,摒弃了却不能放逐到远方,这是过错。喜欢人所厌恶的,厌恶人所喜欢的,这是违背了人性,灾害必然会降临到他的身上。因此,君子所有的高尚德性,一定要忠诚老实才能够获得,骄纵放肆便会失去。

  

【原文】

  生财有大道,生之者众,食之者寡;为之者疾,用之者舒,则财恒足矣。仁者以财发身①,不仁者以身发财。未有上好仁,而下不好义者也。未有好义,其事不终者也。未有府库②财非其财者也。孟献子③曰:"畜马乘④,不察于鸡豚;伐冰之家⑤,不畜牛羊;百乘之家⑥,不畜聚敛之臣⑦。与其有聚敛之臣,宁有盗臣。"此谓国不以利为利,以义为利也。

  长国家⑧而务财用者,必自小人矣。彼为善之,小人之使为国家,灾害并至,虽有善者,亦无如之何⑨矣。此谓国不以利为利,以义为利也。

  【注释】

  ①发身:修炼身心。发,发起之意。

  ②府库:存放国家贵重器物的地方。

  ③孟献子:鲁国的大夫,姓仲孙,名蔑。

  ④乘:与"胜"同音,是四匹马拉的车。古代大夫级的待遇。

  ⑤伐冰之家:办丧事时能够用冰来保存尸体的人家。卿大夫以上的大官能享受的待遇。

  ⑥百乘之家:家中有一百辆车。是古代的大家族,通常是有封地的诸侯王。

  ⑦聚敛之臣:聚敛民财的家臣。

  ⑧长国家:成为一国之长,指的是帝王。长,与"涨"同音。

  ⑨无如之何:无济于事。

  【译文】

  发财致富有这样一条原则:生产财富的人要多,消耗财富的人要少;干得要快,用得要慢,这样就可以永远保持富足了。有德性的人会舍财修身,没有德性的人会舍身求财。没有居上位的人喜爱仁慈,而下位的人不喜爱忠义的;没有喜爱忠义而完不成自己事业的;没有国库里的财富最终不归属于国君的。仲孙蔑说:"拥有一车四马的人,不应计较一鸡一猪的财物;卿大夫以上的大官家不饲养牛羊;拥有马车百辆的人家,不豢养收敛财富的家臣。与其有聚敛民财的家臣,还不如有盗贼式的家臣。"这是说,国家不应把财物当做利益,而应把仁义作为利益。

  掌管国家大事的人只致力于财富的聚敛,这一定是来自小人的主张。假如认为这种做法是好的,小人被用来为国家服务,那么灾害就会一起来到,纵使有贤臣,也无济于事啊!这就是说国家不要把财利当做利益,而应把仁义当做利益。

  【评析】

  《大学》因篇首有"大学之道"四字,故名。郑玄《目录》曰:"名曰‘大学’者,以其记博学可以为政矣。此于《别录》属通论。"

  初唐大儒孔颖达曰:"此《大学》之篇,论学成之事,能治其国,章明其德于天下,却本明德所由,先从诚意为始。"

  《大学》先明确提出博学的宗旨是"明明德、亲民、止于至善"。接着提出了达到天下太平的八大步骤,即格物、致知、诚意、正心、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,其中"修身"是最重要的一环。后面引用《诗》《书》,对前面提出的论点进行逐段甚至逐句的解释和阐发。

  礼记·冠义

  【原文】

  凡人之所以为人者,礼义也。礼义之始,在于正容体、齐颜色、顺辞令。容体正①,颜色齐②、辞令顺③,而后礼义备,以正君臣、亲父子、和长幼。君臣正、父子亲,长幼和,而后礼义立。故冠而后服备,服备而后容体正,颜色齐、辞令顺。故曰:冠者,礼之始也。是故古者圣王重冠④。

  【注释】

  ①容体正:指容貌体态端正。

  ②颜色齐:表情、神态得当。

  ③辞令顺:言辞和顺。

  ④重冠:重视冠礼。

  【译文】

  人之所以成为人,归根结底,是因为有礼义作规范。实行礼义的基本要求,在于容貌体态,端正,态度端庄,言辞谦恭。容貌体态,端正,态度端庄,言辞谦恭,之后礼义才算齐备。用这些要求来约束,以期使君臣各安其位,父子相亲,长幼和睦。君臣各安其位,父子都能相亲,长幼都能和睦,然后礼义的基础才算建立好。所以男子到二十岁,戴上标志成人的帽子,然后服装才算齐备;服装完备了,然后能够行动合乎礼法,态度端庄,言辞谦恭。所以说:冠礼,是男子成人之礼的开端。因此古代圣王都非常重视冠礼。

  【原文】

  古者冠礼筮日①筮宾②,所以敬冠事,敬冠事所以重礼。重礼,所以为国本也。故冠于阼③,以著代④也。醮于客位,三加弥尊,加有成也。已冠而字之⑤,成人之道也。见于母,母拜之;见于兄弟,兄弟拜之;成人而与为礼也。玄冠玄端⑥奠挚于君,遂以挚见于乡大夫,乡先生,以成人见也。成人之者,将责成人礼焉也。责成人礼焉者,将责为人子、为人弟、为人臣、为人少者之礼行焉。将责四者之行于人,其礼可不重与!

  【注释】

  ①筮日:通过占卜确定日期。

  ②筮宾:通过占卜确定为子弟加冠的人员。

  ③阼:指阼阶。

  ④著代:指父子世世代代相传。

  ⑤字之:指为冠者取字。

  ⑥玄冠玄端:指头戴玄色的冠,身穿玄色的衣服。

  【译文】

  古时行冠礼,选择日子和主持人,都要占卜一下,看看是否吉利,这是用来显示重视加冠的事。重视加冠的事,是用来显示重视礼法。重视礼法,则是立国的大本。在主人之阶(阼阶)之上加冠,是表明被加冠者是传宗接代的人。又要请他在客位上,向他敬酒,是说他已到成人的时候了。加冠三次,所加的冠一次比一次贵重,是鼓励他成人之后当努力奋进,显亲扬名;加冠之后,称呼他的别号而不叫名,是以成人的道理来对待。加冠之后,见了母亲,拜母亲,母亲要答拜;见了兄弟,兄弟要再拜;因为他已成人,大家应当向他行礼。穿戴起黑色的冠及朝服去见国君,将礼物放在地上,表示不敢直接交给国君,又带了礼物去拜访乡中有官位的人及已退休的官员,都表示自己已有成人的身份。所谓造就他成为一个大人,则是要求他在加冠之后时时都能行成人之礼。所谓要求他能行成人之礼,就是要求他具有做人子、做人弟、做人臣、做人后辈的合乎礼的德行。这样严格要求一个成年男子具有这四种合乎礼的品行,对冠礼能不隆重吗?

  【原文】

  故孝弟忠顺之行立①,而后可以为人;可以为人,而后可以治人也,故圣王重礼。故曰:冠者,礼之始也,嘉事②之重者也。是故古者重冠。重冠,故行之于庙③。行之于庙者,所以尊重事。尊重事而不敢擅重事。不敢擅重事,所以自卑而尊先祖也。

  【注释】

  ①行立:德行确立。

  ②嘉事:指嘉礼。古代冠礼、婚礼、燕飨之礼、射礼等都属于嘉礼。

  ③行之于庙:冠礼的重要仪式都在祖庙举行。

  【译文】

  为人子能孝,为人弟能悌,为人臣能忠,为人后辈能顺,之后才可以德行确立;能做人,才能管制别人。所以圣明的先王都特别重视冠礼。所以说:冠礼,是成人之礼的开端,是嘉礼中最重要的一项。因此古代很重视冠礼,因为重视它,所以要在祖宗庙里举行;在祖宗庙里举行,是表示尊崇嘉事;尊崇嘉事,便不敢专擅;不敢专擅嘉事,是用以表示辈于低下,要尊敬祖先。

  【评析】

  《冠义》因论述加冠礼的意义,故名。

  郑玄《目录》曰:"名曰‘冠义’者,以其记冠礼成人之义。此于《别录》属吉事。"郑说是也。

  任铭善曰:"‘冠礼’谓《仪礼·士冠礼》也。《士冠礼》云:‘无大夫冠礼。古者五十而后爵,何大夫冠礼之有?公侯之有冠礼,夏之末造也。天子之元子犹士也,天下无生而贵者也。’盖冠礼主士而通于天子诸侯大夫,惟主人与加服宜异耳。公冠四加玄冕,天子五加衮冕是也。此篇亦主士礼为言,惟《士冠礼》亦曰《冠义》,《郊特牲》‘冠义’文与《士冠礼》同,而与此篇异。"

  《冠义》在《仪礼·士冠礼》的基础上,紧紧围绕《士冠礼》内容,阐述成人加冠礼的重要性和一些具体礼节的意义。古代贵族男子到二十岁时举行加冠礼,加冠礼后,表示其已经成人,可以享受成人应有的权利和义务。"冠者,礼之始也。"重视冠礼就是重视礼,故举行冠礼时,必须筮日、筮宾,然后在宗庙中举行加冠礼。只有在缁布冠、皮弁、爵弁三次加冠后,贵宾为冠者拟定表字,冠者才可以拜见父母兄弟,并与他们互行成人礼,即正式开始享受成人的待遇。

礼记原文及翻译(32)

文章来源: http://www.chinamzsy.com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chinamzsy.com/cjds/7943.html

« 上一篇:红楼梦第十九回读后感
»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