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素自叙帖

时间:2021-04-28 10:44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怀素自叙帖

草圣怀素怀素,字藏真,湖南零陵人。自幼出家为僧,经禅之暇,爱好书法,与张旭齐名,合称“颠张狂素”。怀素草书,笔法瘦劲,飞动自然,如骤雨旋风,随手万变。书法率意颠逸,千变万化,法度具备。"狂僧不为酒,狂笔自通天”,怀素虽然是个僧人,但又不拘于寺院的清规。他十分喜欢饮酒,酒醉兴发,就在墙壁上、衣服上、器具上书写。他说:“饮酒以养性,草书以畅志。”他书法其势若惊蛇走虺,骤雨狂风;满壁纵横,又恰似千军万马驰骋沙场。少年出家怀素出生于零陵一钱姓人家,从小跟伯祖学书法。十岁时“忽发出家之意”,父母无法阻止。进入佛门后,改字藏真,史称“零陵僧”或“释长沙”。因家境贫穷,买不起纸张怀素自叙帖,只好在寺院的墙壁上、衣服上、器皿上练习书法;

怀素自叙帖

后来,怀素觉得漆板光滑,不易着墨,就又在寺院附近的一块荒地,种植了一万多株的芭蕉树。芭蕉长大后,他摘下芭叶,铺在桌上,临帖挥毫。由于怀素没日没夜的练字,老芭蕉叶剥光了,小叶又舍不得摘,于是想了个办法,乾脆带了笔墨站在芭蕉树前,对着鲜叶书写,就算太阳照得他如煎似熬;他写完一处,再写另一处,从未间断。春夏秋冬、寒来暑往,他练字用的墨水把寺院下的湖水都染黑了,该湖被后人称为墨池;练的秃笔堆积成了小山,叫笔冢。怀素的伯祖叫惠融禅师,是唐代的书法家,惠融禅师学欧阳询书法炉火纯青,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。吏部韦尚书陟见了怀素少时的书法赞赏说曰:这个小沙弥的书法,将来一定当振宇宙大名。怀素心悟曰:学习无老师传授,象不户不出门。

如:唐上元二年怀素写《秋兴八首》。怀素此帖的书风,到这时还未发育成熟,而他的内心也处于彷徨阶段。无论是起笔、行笔、收笔,远还没有迈进晋人的门槛。为此,他想着必须拜名师大家请求指点。遍求名师唐宝应元年,怀素南下到广州向徐浩学笔法。徐浩,唐代大臣、书法家,宰相张九龄外甥。徐浩擅长八分、行草书,尤精于楷书。他的书法曾得到父亲徐峤的传授,风格圆劲肥厚,自成一家。时徐浩去广州任刺史,怀素没有遇到。同年冬或三年春,张谓奉诏回京任太子左庶子,于是怀素随同张谓一同进京。有幸见到王羲之、王献之作品,也鉴赏到《曹娥碑》。唐大历三年任刺史的张谓回朝复职,怀素便与张谓同伴入京。入京后拜会张旭的弟子邬彤,并引以为师。王献之书如凌冬枯树,寒寂劲硬,不置枝叶。

我以之为师而写书法,故得奇怪,凡草圣尽於此。”邬彤把张芝临池之妙、张旭的草书神鬼莫测,以及王献之的书法,都一一讲解给了怀素;离别之时,邬彤又将作字之法,一个“悟”字教给怀素。唐大历七年,九月左右,怀素返回故乡,绕道东都洛阳南下,拜会颜真卿,颜真卿,唐代大书法家。颜真卿问怀素曰:“夫草书於师授之外,须自得之。张长史睹孤蓬惊沙之外,见公孙大娘剑器舞,始得低昂回翔之状,未知邬兵曹有之乎?”怀素对曰:“贫道观夏云多奇峰,辄尝师之。夏云因风变化,乃无常势,又无壁折之路,一一自然。”颜公曰:“噫!草圣之渊妙,代不绝人,可谓闻所未闻之旨也。”颜真卿把“十二笔意”即“平谓横、直谓纵、均谓间、密谓际”等传授给了怀素。

到了中老年后,他的书法已是出神入化,有奥妙绝伦有不可形容之势,自成一家,称为"天下第一小草”名帖。此帖字字独立,少有连绵,笔画充满弹性和质感,笔锋万变法度严谨;通篇紧凑呼应一气呵成,是怀素晚年最珍贵、最具代表性的得意作品,也是怀素唯一传世的小草真迹。怀素是继张旭之后,在中国草书史上承前启后的佼佼者,更是叱咤千年书法史的领军人物。“草圣本须因酒发,笔端应解化龙飞”,是怀素的最佳写照!历代书法大家给予他极高的评价。书法家薛绍:“怀素唐朝草圣超群,所谓笔力精妙,飘逸自然。”宋代朱长文:如壮士拔剑,神采动人。李白巜草书歌行》:少年上人号怀素,草书天下称独步。墨池飞出北冥鱼,笔锋杀死中山兔。是对怀素书法的高度评价。

我始终认为,一个寂寥的冬天,要是不飘一场雪花,那便像没放盐的菜一样,索然寡味了。正如一个友人所说,没有一场铺天盖地的雪,冬天还能叫冬天吗?梅或许知道人类的心思吧!它作为冬天的主人,伸出双手,向雪这个贵客发出盛情的六棱请柬——我为你准备好了广袤的天地情怀,还有随后到来的春天……雪花欣然笑纳。宾主相见之际,没有虚伪客套的寒暄,唯有彼此心照不宣的嫣然一笑。于是,就有了一帖帖的雪花……冬天的化妆品是什么?答案是雪花。没有雪的冬季,是残缺的。如同画家正欲画画时,却突然发现少了一种颜料。你是冬天不可或缺的主色调。你看,青松披上了银装,更加威武神气了;银杏光秃秃的树干,一经雪花的点缀,分外妖娆了。有了你,哪里都是亮晶晶、透莹莹的世界。

无需淡抹,更无需浓妆,你只求素面朝天。雪花,你这个冬天的小精灵,也太调皮了吧,专门等待夜半来、天明去。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,你呢,肯定是读懂了人们的喜爱,所以才会这样。刚刚停了一会,就又开始不知疲倦地,舞啊,飘啊,继而纷纷扬扬,飘飘洒洒,落满了村庄,落满了田野,落满了河流…而当阳光轻叩柴门,我才发现,你悄悄地来,却又悄悄地走,带不走我的一丝牵挂。雪花,笃定是冬天的甜点。记得小时候,每当北风吹起,雪花纷飞的时候,就有人喊:“天上撒白糖喽!”大家都仰起脑袋,张开小嘴去接,任雪花落在脸上,钻进脖颈里……后来,我时常想,糖和盐是一样的模样,却为何我们总觉得那雪是甜点呢?概因冬天的家,是甜的。

端来一碗水,放入一点糖和一条线,置于瓦上,经一晚上雪飘冰冻,翌日就有甜甜的“大碗冰”可尝了,你一口,我一口,甜在嘴巴里,甜在眼睛里,甜在空气里,氤氲进尘世里的生活,平淡而温暖。冬天是沉寂的,但是因为有了雪花的存在,便有了飞翔的意境。所以我说,你是冬天的翅膀。是的,当树木裹紧棉衣,当河流哈着热气,当北风挥师南下,雪花便展开巨大的白色翅膀,带着我们轻盈地飞翔。从古老的《诗经》里飞过——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”,从唐诗宋词里飞过——“悠悠飏飏。做尽轻模样。半夜萧萧窗外响。多在梅边竹上。朱楼向晓帘开。…”你穿越数千年的悠悠历史,穿越节气与民俗,从春天飞到冬天,又从冬天飞到春天。写着写着,我突然想起林徽因的一句话:冬自有冬的来意,越是咀嚼越有味道。

这个冬天该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,该下的雪总是要下的。冬也好,雪也罢,其实,也未必赋予它什么,有一份随意安然在心中便好。

颜真卿有《乞米帖》。乞米比要饭好听,乞字来得柔软,要字太生太硬。我老家人说要饭的是讨米的。乞讨乞讨,乞字比讨字有古意。字意的周旋,也是山山水水。“乞米帖”三字我一看到,心里一酸。读罢全文,越发心里发酸:拙于生计,举家食粥来已数月。今又罄竭,只益忧煎,辄恃深情,故令投告。惠及少米,实济艰勤,仍恕干烦也。真卿状。这是颜真卿任刑部尚书时向李光弼借米的信。安史之乱后,元载推行厚外官而薄京官的薪俸制度。颜真卿居官清廉,家无积蓄,几个月里一日三餐举家食粥。《乞米帖》的书法极圆润,圆润里是颜真卿的不卑不亢。圆润是美学上极高的品位,《乞米帖》里的圆润有种高贵的从容,高贵未必从容,从容未必高贵。从容的高贵与高贵的从容还不一样,高贵的从容比从容的高贵难得多,尤其在乞米之际。颜真卿的《乞米帖》,比他的《多宝塔碑》摇曳,比他的《争座位帖》收敛,比他的代表作《祭侄稿》温润。乱世灾年,还能从友朋家借米,不幸之大幸也。乱世间的友谊极其珍贵,况且书墨会友,以文寄情,更加珍贵。

我想象颜家锅镬里米粒在沸水中上下左右翻滚,水多米少,最后一餐了,一家老小在灯下静候夜归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背着米回家,那是明天的口粮。颜真卿的大楷,在我的感觉里,一个字一个字写得像刀劈斧削。那刀劈斧削又丝毫不用力,刀劈得随意,斧削得轻松。颜真卿的草书写得像公孙大娘舞剑:来如雷霆收震怒,罢如江海凝清光。颜真卿行书里的视线,用笔和结体是平视的,像年老祖父蹲在地上和小孙子说故事,所以我觉得亲切。颜真卿是唐朝书法家里技术最好的一个,但他书法里的技术让人看不到。技是国技,难得还是让人看不到摸不着的国技。书法是技术,而现在不少书法只有技术,终究不幸。颜真卿是从山泉游到长江的一尾鱼,历经泉水叮咚,历经激浪奔流。《乞米帖》让我想起《林屋山民送米图》。晚清光绪年间,苏州廉吏暴方子得罪上司遭罢官,境遇窘迫,债累满身。林屋山当地的老百姓得知内情,出手援助,东家送来几斗米,西户送来几担柴,一月之内蔓延至八十余村,其户约七八千家。

吴门画家秦敏树听说后,即作诗咏之,并绘《林屋山民送米图》长卷,以写意手法,再现山民送米送柴的情景:林屋山白雪皑皑,山下几间低矮的茅屋,几个山民背着米袋走在小路上。暴方子家门口,有人送来了大米,放在地上。图右侧,一只小船泊在岸边,大概也是刚来送米或送菜的。一乞一送,正大磊落。

推荐阅读:

怀素自叙帖

文章来源: http://www.chinamzsy.com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chinamzsy.com/wgyy/8472.html

« 上一篇:弄巧成拙成语故事及解释
»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推荐